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猎物

时间:2018-07-12
列车抵达月台,少女走出车厢,头也不回地走出车站外,我自然从后死跟,少女走进一栋大厦来,刚巧电梯来到,于是走进电梯内,我在电梯门关上前一刻冲进电梯内,少女察觉势色不对,想去按开门,但却被我反手一掌从后打晕。
电梯停在高层,我抱着不醒人事的少女走出电梯,走到平日人迹不到的水电房,弄开锁,走了进去,然后反锁起来,这里隔音设备一流,就算少女怎样放声狂叫,外面也绝听不到。
我把少女反手绑在一条水管上,把少女的双脚分开绑起,成一个站立的倒Y字。我趁少女仍昏迷不醒,便打开她的钱包,先抄下她的住址,再複製了她的锁匙,然后打开她的钱包,里面有一张少女与一个年纪大她少许的美女的合照,看样子应是她的姊姊,我现在连她的门匙也得到手,说不定有一天半夜摸到她家里把她的姊姊也奸过够本,实行一箭双鵰,不过现在先要把这少女奸过痛快。
我取出少女的身份证,少女名叫吕咏仪,十五岁,就在此时少女甦醒过来。
少女一醒来发觉手脚被绑,随即大惊失色,高声呼救,但不一会已明白全无用处,改为不断扭动身体想挣脱绳绑。我走到少女面前,老实不客气的先给她一记耳光,少女以怨毒的眼光望着我。
我揪着少女的头髮,迫她擡高头看着我,以令人心寒的语气对她说:恨个够吧,待会你会爽翻天呢!说不定哀求我多来两、三发。
说完便双手抓着少女的衣领,两手用力一分,少女的校服被我硬生生的撕成两半。
我扯脱少女的胸围,一手不停揉弄少女的乳房,另一方面把少女的乳头含在口中,不时以舌尖挑逗,或吸啜或咬扯。少女咬着下脣强忍着要命的快感,我空余的一手则拉下少女的校裙,少女的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,我把手伸进少女的内裤里,中指贴着少女的阴脣不停磨擦,强烈的快感令少女面红耳热。我笑笑说「爽成这样子,有快感了吗?」少女狠狠道「才没。」我从少女的阴脣挑出一丝她的爱液,淫笑道「湿成这样子还要口硬!」说完便把少女的内裤扯脱,嘴巴贴上少女的阴脣,猛烈吸啜,舌头更强行伸进少女的阴道内,翻弄着少女的阴核。少女的爱液如潮涌出,我深深吸了一口,便灌回少女的嘴内,我迫少女尽数吃回她自己的爱液,舌头更伸进少女的嘴内,挑逗着少女的香舌,甚至互相交换口液。
我把少女的香舌吸进嘴内,细意挑逗,双手则用尽各种挑情手法,玩弄着少女青春的肉体,少女慢慢屈服在我高明的手段下,看来前戏也差不多了。我脱去身上的衣服,露出硬如铁石的阴茎,少女看了一眼,惊讶得嘴也不能合上,「大吗?」我问少女,单看少女的反应,我已知道了答案。我得意的笑了笑,把少女解开放在地上,把少女的双腿张开,阴茎便抵在少女的阴脣上。
少女不停的扭动身体,因她知道只要我的阴茎一插进去,自己宝贵的贞操便要从此消失,只好死命挣扎。我粗暴的拉开少女的双腿,把她其中一只脚架在我的肩膀上,以更利于我作更深入的插入,少女流下认命的泪水,破处开苞的时刻终于到了。我的阴茎粗暴的刺进少女的阴道,先刺穿少女的处女膜,再深深插进少女的体内,少女响起了痛极的惨叫声。
我不断反覆抽插,直至我的阴茎插进少女的阴道尽头为止,龟头顶在少女的花蕊上轻轻磨擦,少女已没有了那种撕心的痛楚,取而代之的是如电击的快感,如蚁咬般伸廷开去。我以八浅二深反覆抽插,少女的阴道变得更加湿润,爱液混和着处女血由阴道口流出,落在我预先放好的手巾上。
少女的阴道非常紧窄,虽然上一次我干的都是处女,但廿四岁的少女与十五岁的少女显然大不相同,每一下的插入,阴茎与少女的肉壁都带来强烈的磨擦。
我的龟头忽轻忽重的抽插着少女的穴心,少女由起始的极力反抗,到如今已变作扭动身躯迎合着我的抽插,耳边响起了少女的呻吟声,带给我征服的快感。
我的双手改为紧握少女的双乳,大力揉动,直至少女的乳房上布满我的手指印。我问少女:我干得你爽吗?
少女当堂面红耳热,心里想:真羞人,这禽兽正强姦我,为何我这般兴奋?
我看穿少女的心思,笑说道:那你要我停,还是继续?
少女突然清醒过来,忙道:不要,停。
我哪容少女口硬,阴茎加速抽插着少女,直至少女的身躯剧震,随之阴道大为收缩,经验丰富的我随即明白少女给我干得泄了出来。
少女的阴精由穴心洒落我的龟头上,阴肉不停挤压,把我的阴茎卡着,不能进出。我停下动作,尽情享受,直至少女的高潮退去后,才把阴茎由少女的阴户抽出。
我把少女阴户内的爱液吸过乾净,然后解开少女的双手,阴茎急不及待地以老汉推车再次姦淫着少女,八寸长的阴茎一下子插到少女的阴道尽头,我的双手从后揉弄着少女的双乳,腰肢用力快速抽插,少女发出可爱的娇喘声,我们深深的结合为一体。
我伏在少女的耳边说:我要射到你子宫的最深处,让你怀孕看看。
少女只痛哭哀求:求求你,不要射到里面。
我哪会理会少女的反应,阴茎加速抽插着,直至我感到少女即将再度泄出来,便再问:你要我射到里面还是外面?
少女至此已完全臣服在我的淫威之下,只好无奈说:求你快射到里面。
话方说完少女便二度泄了出来。
少女的高潮为我拉下兴奋的扳机,我感受着少女射出的阴精,把阴茎插入少女的子宫内,龟头紧贴少女的穴心,白浊的精液像机枪一样,对準少女的穴心疯狂泄射,精液不断射击穴心的冲击,令少女三度泄出,阴精像交战般射回我的龟头,精液先灌满少女的子宫,接着是阴道,再满泻得由少女的阴道口倒流出来。
我把变软的阴茎抽出,忙于拍摄少女的裸照。sosing.com
我拉着少女的头髮把她扯过来,把软掉的阴茎塞进少女的嘴内,迫令少女不停的吸啜着,而我则忙于把玩着少女的双乳,我要少女以香舌舔动着我的龟头和马眼,直至我的阴茎再次硬直为止。我紧按着少女的头,阴茎在少女的脣间进进出出,每一下都顶到少女的喉深处,直乾了七、八十下,才抵受不住快感,再次泄射出来。
白浊的精液打在少女的喉间,迅速灌满少女的小嘴,我随即抽出阴茎,剩余的精液便全数打在少女的面上,少女强忍着精液的恶臭,强吞下肚里去,我以少女的校服抹乾净少女残余面上的精液,便再次把少女紧绑起来。
我拉开少女的大腿,把一些催情药涂在少女的阴脣上,不消一会,少女的阴道便再次流出甜美的花蜜,我低下头把少女的阴户舔过乾净,便把阴茎再次插进少女的嫩穴内,八寸长的阴茎随即把少女紧窄的阴户塞过饱满,龟头更顶在少女的穴心上。
我从袋中取出一部电子按摩机,把一块铁片贴在少女的阴脣上,另一块贴在我的阴茎末端,只要我一开着机器,电流便会刺激肌肉,作超快速的摩擦,从而作出超高速的抽插。事不宜迟,我马上开动电流,阴茎受到电流的刺激,慢慢自动抽插着,我不断加强电流,由起初的每分钟四十下至每分钟三百下,少女已被我干得娇喘连连,不到三分钟,少女已第四度泄身。
少女的阴精沿着我的阴茎流落地上,我再加强电流至每分钟五百下,少女终于抵受不住强烈的快感,发出可爱的叫床声,少女的双腿紧夹着我的腰际,第五度泄了出来。
我再将电流推到极限,产生了每分钟抽插一千下的极级速度,少女被操得失神,爱液流了一地都是,每二分钟更被快感推至高潮,泄身出来。少女被我干得连续泄射出来,穴心不停的泄射出阴精,少女的肉壁因连续的高潮,紧夹着我的阴茎,令少女不断泄射而出的阴精,全数射在我的龟头上,少女的皮肤变成发情的粉红色。
只是十多分钟,我们已经历了万多下的抽插,少女更被乾得泄了八次出来。
我在自己的快感极限中把龟头强行插进少女的子宫内,享受着少女的第十二度泄射,少女暖热的阴精由子宫直接射落在我的龟头上,强烈的快感令我也忍受不住射了出来。
我把阴茎深深挤进少女的体内,直至连一少部份的阴茎也插入了少女的子宫内,白浊的精液已不停的泄射而出,如扫射般打在少女的子宫深处,再打在少女幼嫩的子宫壁,我的精液先射进少女子宫的最深入处,填满卵巢及输卵管后再灌满少女的整个子宫。
我记得少女说过自己正值危险期,而我的精液更把少女的卵巢灌了个满,恐怕少女也难逃受孕的恶梦,我却因少女将会因奸成孕而感到极大的满足感。
由于耗用了大量体力的原故,我和少女在不知不觉中相继睡着。
我将近睡了半小时才甦醒过来,看着身边仍旧睡着的少女,熄灭了的慾火又再燃烧起来,我以少女高耸的胸膛紧夹着我的阴茎,少女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惊醒,我迫少女以她的娇脣含着我的龟头,不停吸啜,一边以柔软的乳肉来回套弄着我的炮身。
少女不时以舌尖舔动我的马眼,少女的唾液沿着我的阴茎流落地上,而我在不知不觉中再次达到高潮,我故意抽出阴茎让精液打在少女的脸上,直至白浊的一大片满布少女娇嫩的脸庞为止。
经过了近三小时的玩弄,我的兽慾已经得到彻底的满足,便遗下全身赤裸、满脸精液、下身一片狼藉的少女,施施然离去。